尊敬访客您好,欢迎访问《中国纤检》杂志 官网!

锵锵七人行:中文版HVI维保技术指南将出炉

摘要 : 4月20日,7位来自全国不同公检实验室的HVI维保技术专家不断奔走于中纤局会议室和实验室HVI样机之间,就HVI维保技术指南的编写工作展开讨论和验证。这是首部中文版HVI维保技术指南在国内面世前的最后一次集体讨论,也是最为关键详细的一次讨论。
        4月20日,7位来自全国不同公检实验室的HVI维保技术专家不断奔走于中纤局会议室和实验室HVI样机之间,就HVI维保技术指南的编写工作展开讨论和验证。这是首部中文版HVI维保技术指南在国内面世前的最后一次集体讨论,也是最为关键详细的一次讨论。
 
历时三载:首部自编技术指南
 
         HVI大容量棉花纤维测试仪由USTER公司生产,是目前国际上使用范围最广的棉花纤维检测仪器。2003年起,我国实行棉花质量检验体制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实现棉花检验的仪器化。自此,我国各棉花主产区实验室开始大规模引入HVI大容量纤维测试仪,我国棉花检验快速实现了国际化。
         仪器维保是保持检验数据准确客观,保证检验按时正常完成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为此,我国在统一购置第一批HVI大容量纤维测试仪时,与厂家签订相关协议,要求厂家帮助中国培养第一批HVI维保技术人员。
        从2007年到2011年,中国第一批赴美参加HVI维保技术培训的30余名技术人员分批次完成培训,在我国近10年对HVI维保工作中起到了骨干作用。
        过去10多年,我国各实验室HVI维保技术人员多参考随HVI仪器附带的英文翻译版技术指南解决相关技术问题。然而,随着我国老一代HVI维保技术人员走上管理岗位或流失,和纤检系统检验网络日益庞大,机台数量不断增多,厂家售后服务已不能完全满足顺利开展检验工作的需求,因此,各实验室对新一代维保技术人员的培训显得较为紧迫。
        3年前的一个HVI行业专题研讨会做出了编写我国首部HVI维保技术指南的决定。据该中文版技术指南的主编者之一,中国纤维检验局纤维管理处唐维介绍:“2015年,中国纤维检验局召开全国HVI维保专项业务活动,会议召集了全国HVI维保技术专家参与讨论。此次会议对统一编写更加详实且简单易懂的HVI维保技术指南的呼声很高,因此,中纤局领导当即决定,将组织专家开展相关工作。”
        另外,我们当时也具备了编写该技术指南的能力和条件。经过十余年的理论学习和经验积累,我国专业纤检机构目前已经拥有一支20余人的HVI维保技术专家队伍,专家们大多理论储备完备,且常年在一线从事维保技术工作,对各自实验室仪器维保工作有了一些文案记录。
        唐维介绍:“该技术指南要求做到通俗易懂,图文并茂,要求专家们在编写HVI维保技术指南中严格按照拆卸和组装程序的每个步骤拍照并用恰当的文字说明故障原因和处理方法。一个故障可能就要几十张照片,编写工作量非常大。专家都是利用工作之余兼职完成这项工作,因此,此项工作历时三载,修改三稿,目前进入了最后的编审阶段。”
 
“见缝插针”的编写过程
 
        据了解,HVI维保技术指南主要包括了三方面的内容:一是HVI保养工作中主要部件的拆装步骤、易损配件更换方法及HVI保养后调试方法等内容;二是HVI常见故障现象及维修方法;三是HVI常用配件、工具、保养耗材、标准物质等。
        唐维介绍:“第一点的内容是HVI维保工作的基础;第二点主要是对以往维修工作经验的总结,并且涉及到第一点中的内容;第三点是HVI维保工作的重要保障。”
        因此,技术指南的编写过程也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征集全国20余名专家的手头记录稿,对常见故障整理汇总。第二阶段是将问题分成几大模块,由每位专家负责一个模块的图文编写。第三阶段是汇总各专家编写的模块内容,并进一步审核和验证稿件。
        “目前进行到了第三个步骤。希望能在9月底面向系统公开发布。”唐维说。
        唐维用“见缝插针”来形容该技术指南的编写过程。编写工作不仅要求专家用大量图片记录仪器日常维保工作,还要求用准确易理解的文字与图片相匹配。
         “编写专家大多在自己单位身兼数职,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做这项工作,我也是每天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去做,因为这项工作比较细致,有些有疑问的故障需要重新拆装验证,我会每天罗列出自己有疑问的环节和步骤,然后一一上机验证,这也导致编写过程比较慢。”唐维说。
        “中纤局抽验中心的仪器维保工作一直依赖于唐维,他是在编人员中唯一理论知识和实操经验都很硬的技术专家,技术能力和职业素养都很受业内专家推崇。他在新疆挂职两年期间,主要是指导那边的仪器维保工作,如今回来了,几乎天天加班,几乎没看见不加班的时候。”和唐维同办公室的同事如是说。
        由于涉及技术问题,该技术指南的编写过程相对谨慎。唐维介绍:“我们要求这本指南尽量严谨,有些经专家讨论没达成共识的问题,我们会避免出现在该指南中。另外,有些技术可能涉及厂家技术核心的内容也要规避。”
        编写专家组成员周舒翔告诉记者:“考虑到基础薄弱人员的理解能力,如何用简单通俗的语言说明整个维保过程,确实是一个难点。有些东西很好操作,却不好说。”为此,专家们逐条审核,对于有些不太妥帖的表达,会重新编写或反复讨论。
        “该技术指南至少汇编了百幅维保工作示意图、近百个常见故障处理办法和维保工作注意事项。我们竭尽全力追求完美,但肯定会有不完善的地方,之后可能会根据实际不断修订该版本。”唐维说。
 
十年磨一剑的维保经历
 
        HVI维保工作是一项“幕后工作”,关系重大却很少被关注。受人员配置和技术人员紧缺等因素限制,HVI维保也是我国各实验室最牵扯精力、最辛苦的岗位之一。
        据了解,我国大多数实验室就配置一个维保技术人员。每年棉花检验高峰期的时候,维保技术人员必须日夜“守护”在仪器旁,有问题随时处理,有故障及时维修。
        编写技术指南的专家组成员几乎都是十几年如一日,守着仪器度过一个个棉花检验周期的。他们在一次次的思考和问题解决中历练自己,从懵懂初学到行家里手,从一脸稚嫩到白发渐长。
        最开始送往美国接受专业技术培训的人,要求有机械仪器等相关专业背景,且懂外语,学习能力比较强并且能够吃苦耐劳,各实验室都选了本单位最年轻的技术人员出国培训。
        南通纤检所周舒翔就是其中之一。“我当时是单位最年轻的,而且有相关专业背景,就被领导派往美国参加培训。回来后就一直在一线从事棉花公检和仪器维保相关工作。最初学习的时候,我是最敢动手的,因为我坚信技术是拆出来的。但是随着对仪器越来越熟悉,现在反而不敢轻易下手,动手前会想很多。”他说。
        周舒翔业务娴熟,能解决仪器出现的大部分故障,却依然低调爱学,非常珍惜此次技术编写和讨论的机会。“这两年新疆检验量大,肯定会遇到很多新问题,通过和新疆的技术人员讨论交流,可以学到不少新东西,我觉得挺好。”周舒翔说。此次编写技术指南,周舒翔负责电路板块,说起多年来从事仪器维修的感受,他说:“做好仪器维保一定要心细,三思而后行,想好每一个步骤后再动手,否则拆卸后很难复原。”
        比起其他的维保技术专家,甘肃纤检局王志成的经历似乎更“苦”一点。甘肃纤检局的棉花检验业务主要在离单位几百公里外的酒泉实验室,检验高峰期必须蹲点“守护”仪器的王志成每年都有大量时间在外出差,没有上下班的概念,忍受着不能照顾家人的酸楚。提到HVI维保工作时,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认为维保工作更多的是肩负一份责任。
“单位也想多培养几个年轻人,但由于棉花检验环境中粉尘比较大,加之维保岗位相对枯燥辛苦,年轻人很多都不感兴趣,所以我一个人在这个岗位做了12年。有时候遇到疑难故障,苦思冥想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但每次解决了问题都很开心,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时,收获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现在大部分问题都能快速在脑中闪现出解决办法,遇到很多新问题也能快速诊断出问题缘由。”王志成说。
        德州纤检所技术专家冉翔涛觉得维保技术人员要不断琢磨和练习,还要积极跟同行交流。他觉得棉花检验的专业背景给自己做好维保工作提供了更广的思路。“仪器维修要了解仪器各方面的原理,棉花检验的专业让我对HVI的检验对象有很深入的了解,出了问题也能从更加多元的角度查找原因。”
        德州是地市纤检所中检验量较大的公检实验室,仅2018年的检验量就达到20万吨。检验高峰期的时候,就自己跟单位负责信息系统的同事两个人,24小时两班倒,天天守在实验室。“当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脑子里时时刻刻都在想,像是有一根弦绷在那里,直到问题解决,才能放松下来;有时候像被困住一样很难受,这时候就需要转移注意力,说不定就会有了灵感,问题也就能迎刃而解。”冉翔涛说。
        河南纤检局的陈明觉得,当年去美国培训的收获很大,给自己做好维保工作奠定了良好的理论基础。“因为都是研发基地的人讲课,他们会从仪器的研发背景和研发原理深入讲解,让学员对仪器本领有更深入的理解。”陈明说,“当然,实操是练就本领的最重要途径,HVI随机携带的技术指南内容已经非常熟悉,对新问题的解决更多靠思考和经验。”
        陈明所在的实验室购置仪器时间较早,最新的设备也是在2008年购置的,因此,仪器开始老化,故障率较高。“不仅要更加注意平时对仪器的维保清洁,不断更换一些部件,更要在开机时一直守着仪器。对这种工作状态已经习惯了。”陈明说。
        博州纤检所的卢金看上去性格温和,在技术指南的研讨会上发言积极,提出了很多建议和想法。“我愿意做幕后的维保人员,也愿意把技术经验交给年轻人,分享才是快乐,我这些年带了好几个徒弟,他们现在都是我的领导,我也很高兴。”有将近30年维保技术经验的卢金如是说。
        研讨结束后,7位专家带着编写任务匆匆赶往各自的工作岗位,有的飞往千里之外的南北疆,有的坐火车前往海外或中原,因为“家里”还有很多事儿。但采访中专家们都透出对此次编写工作的热情,能够重新梳理知识系统,并将多年经验传授给新人,是他们非常乐意并感觉有成就感的事情。
上一篇:​“六一”儿童节家长不快乐 都是演出服装惹的
下一篇:踏石留印:宿迁纤检一路走来